PIXNET-當我們同在一起

關於部落格
可以吃喝、可以賺錢、可以好好感受喜怒哀樂...不是恩典是什麼!
  • 100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鄉記憶─暑假

阿公是國小老師,教數學的(但他厲害的不只數學)。無論退休了沒,總拿得出一堆題目,依照每個孫子的年級盯著我們一個個做好、訂正完才能去玩。鄉下的暑假,我們總愛穿著拖鞋或赤腳在村裡跑來跑去:躲貓貓、菜園裡拔作物、小巷弄裡古厝探險…玩的不亦樂乎。我們總愛趁阿公午睡偷跑出去盡情玩樂。直到阿公騎著摩托車一個個把我們抓回來寫暑假作業還有他依我們程度出的各式各樣題目。



再大一點,有腳踏車了,我們總愛騎著車村子裡竄來竄去,或是冒著被大人罵的危險,騎著長長的路偷偷去海邊享受清涼。台灣長大的我們,沒辦法像村子小孩一樣─衣服脫了就豪邁的跳水入海;膽小如我們,總是脫了鞋,褲管捲了又捲,小心翼翼的踩到水了就開心得不得了。

最喜歡退潮時候跟著阿嬤到海邊拾螺。「珠螺」、「畚箕螺」、「豬媽」,我們總愛興奮的跟著阿嬤重覆著那些寶物的名字。然後看著阿嬤水裡一摸、長叉一刺,手隨便一拿就是一個殼仔。我們總愛大驚小怪似的讚嘆著阿嬤的功力高深,然後跟著有樣學樣的水裡摸來摸去、沙裡翻來翻去。當然,讓我們成就感最高的還是撿拾那些眼睛可以不費力就瞧見的黏在石頭上下的珠螺們。放眼望去,海邊總不只有我們;常看阿嬤走沒幾步就可以跟認識的人打上招呼或聊幾句,好像整個海邊她都認識一樣。當然,大家都和我們一樣,聊歸聊,還是很努力的為著當天或幾天的加菜打拼。雖然大人們看起來總都是一派輕鬆。

回家的清洗蒸煮與拿針把它們挑出來也是門功夫。如何「完整不斷尾的挑出來」是我們小孩間的比賽。挑失敗的偷偷吃掉,然後再被其他大人嘲笑怎麼撿這麼少。無論如何,最最厲害也最懷念的還是阿嬤的殼仔了。當阿嬤把蒸煮好的一整鍋殼仔用碗公與盤子盛出時,總是香氣四溢。無論正餐吃過了沒,總會讓人覺得怎麼肚子又餓了、嘴又饞了。



隨著年齡漸長,潮間帶的生物們也越來越少,就像村裡的玩伴離開家鄉到各地發展一樣。當長輩們都年長到無法再到海邊吹風施展她們魔法般的能耐時,現在的暑假,就輪到我們這些大孩子牽著那些小我們很多歲的孩子們,到海邊,用著那時候阿嬤教我們的知識:「喔,這是珠螺」、「這叫做豬媽」…。溫暖的太陽,就像兒時記憶一樣;生活、記憶、童年的聲音,在兒時一樣的暖風中飄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